闷棍网闷棍网

MomGog 2 U!

北京四大鬼门考证 附胡同名趣谈

冯其利 《京师坊巷志稿》一书,记载了清光绪年间北京城的胡同名称。有许多相同的胡同名称,如兵马司、守备衙门(讹为手帕胡同或手帕口),还比较容易理解,个别相同的胡同名称就要费些思量。 
  
《志稿》92页西域兴化寺街附近有一胡同叫鬼门关;129页西域二龙坑西边原有一个鬼门关胡同;252页宣武琉璃厂西侧有一小胡同曰鬼门关,除此之外,东城孔庙后身有个胡同也叫鬼门关。据《燕都丛考》记载,西域二龙坑西边的鬼门关改称贵人关,解放后并入高华里。宣武琉璃厂西侧的鬼门关,在30年代已改为国门关。近年并入铁厂胡同,位于椿树医院东墙外。
  
孔庙后身的鬼门关并入国学胡同。孔庙前边是净地,死人、灵枢是不能经过的,须绕行孔庙后身、人们视为鬼门关。
位置:雍和宫
【国学胡同相关图片】
【国学胡同相关图片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唯西域兴化寺街附近的鬼门胡同,后改名旌勇里。
原文中写的是“睡勇里”,但是在网络上搜索跟本没有,北京也没有兴化寺街,但是在旌勇里附近看到有一条“兴华胡同”,再搜索发现这条胡同在上世纪60年代改过名称,原名称就是兴化寺街。
1997年5月认识清康熙年间一等公索尼后裔赫先生,调查走访之后,得知一等公索尼老宅在兴化寺街,索尼第三子大学士索额图在康熙四十二年获谴之后八年,康熙帝余怒未消,又把索额图两个儿子处死,他们被押走的胡同,就叫鬼门关了。
旌勇里得名于东侧的旌勇祠,旌勇祠是乾隆时期为纪念清云贵总督明瑞而建。
旌勇里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会。
位置:北海北门
【旌勇里相关图片】
【旌勇里相关图片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铁厂胡同在东椿树街上,目前国门关已经不复存在,资料中提示椿树医院应该是社区医院。很有意思的是,旌勇里在明代的时候叫椿树胡同。
位置:琉璃厂西街
【铁厂胡同相关图片】
【铁厂胡同相关图片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关于西域二龙坑的鬼门关,这个查找了好久才算找到苗头。前面提到的高华里也遗憾的不存在了,二龙坑西的鬼门关改成了贵门关,二龙坑和二龙路是有传承关系的,通过志图可以看到相关的变迁。
位置:西单
【二龙路相关图片】
【二龙路相关图片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 
附:《胡同名趣谈》(有删减)
北京的胡同,看上去似乎都是灰墙灰瓦,一个模样。其实不然,每条胡同都有个说头儿,都有自己的故事,里面有许许多多奇闻趣事。它记下了历史的变迁,时代的风貌,并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,好象一座座民俗风情的博物馆,烙下了人们各种社会生活的印记。漫步其中,到处都是名胜古迹,细细品味又似北京的百科全书,不少胡同中的一块砖、一片瓦都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……
 
有果胡同——曾用名:有鬼胡同,油炸鬼胡同,油炸果胡同,最后为现在的有果胡同。它位于新街口地区,东起珠八宝,西至东新开胡同,与南北走向的时刻亮胡同(原屎克榔胡同)“丁”字型相交。过去,这里属于“穷西北套”范围。清末民初一首童谣中有“北城根儿,穷人多,草房破屋赛狗窝”之说。据这里的老住户讲:老辈子时,这里人烟稀少,西边是大粪场,北边有屎克蝉(即时刻亮胡同),东边有猪巴巴(珠八宝胡同原名猪巴巴胡同。“巴巴”是老北京人对人、畜粪便的俗称)。白天见不到人,晚上更是没有人,净剩鬼了。这样随口就叫皮了有鬼胡同。可是这个名字叫着和听着都怪疹人的,就改成了油炸鬼胡同。油炸鬼胡同在民国初年以谐音改为“油炸果胡同”(“油炸果”是类似于“油条”的一种北京传统小吃),解放以后,把胡同名中的“炸”字去掉,简化为有果胡同,一直叫到今天。由这个传说可见,北京的一些胡同名称,开始时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随意叫起来的,以后有的是听起来不雅,或者其地情况有了变化才逐渐变得文雅起来了。有鬼、屎克榔、猪巴巴胡同演化为,有果、时刻亮、珠八宝胡同可以算为一个例证吧。
 
北京最宽的胡同——灵境胡同。灵境胡同是位于西单地区一条东西向的胡同,属于西长安街街道办事处。自东向西分别和府右街、西皇城根大街、西单大街三条南北向街道相交,其中东端和府右街相交为丁字路口,西端和同为东西向的辟才胡同相通,与西单大街相交叉。
 
    北京最长的胡同——交民巷。东交民巷与西交民巷,平行地夹在长安街与前门东、西大街的中间,东头从崇文门内大街开始,向西一直到北新华街为止,全长6.5华里,是北京最长的胡同。东交民巷和西交民巷最初叫江米巷。顾名思义,它曾是买卖江米的地方。早在明朝万历年间,从南方运到北京的大米要在这一带卸货集散。南方的糯米北京俗称江米,久而久之,这个地方便被人们称作江米巷,成了一条以商品名字命名的胡同。此巷南有水关出入,中有御河之水纵流其间,夏日里,绿柳依依,蝉声阵阵,是个避暑纳凉的好去处。江米巷北面不远便是皇上的紫禁城,由于位置适中,明朝就在这里建立起不少的中央衙署,礼部和鸿胪寺就在东江米巷的西口北边,会同南馆(相当于今日接待外宾的宾馆)就在东江米巷御河中桥西边。吴三桂降清前的家也在东江米巷东头,他父亲吴襄就是在这里被李自成的农民军杀掉的。明朝的前军都督府设在西江米巷东口,锦衣卫也在西江米巷中部北边。当时东江米巷西口有座“敷文”牌坊,西江米巷东口有座“振武”牌坊,两座牌坊一文一武遥遥相对。清朝实行闭关政策,既不愿和外国通商,更拒绝外国使节驻京。曾有明文规定,“西洋人既来之后,即遵用天朝服色,安置堂内,永远不许复回本国。”但对邻国的友好往来尚能以礼相待,规定外国人住京时间一般不得超过40天。最早与清朝联系的就是野心勃勃的帝俄,不仅谴使来京,还于康熙三十三年(公元1694年)在东江米巷御河桥西建立了俄罗斯使馆,首开了东江米巷变为使馆区的先河。第二次鸦片战争后,俄、英、美、法、葡、德、日、意等列强国家,相继在东江米巷占地建立使馆,尤以俄、英使馆占地面积大,几乎占据东江米巷以北、御河以西、翰林院以南的大片地方。此时江米巷的名称早已名不副实,于是,东、西江米巷就因其谐音改为东、西交民巷。那时,东交民巷尚有中国人居住,他们十分厌恶洋人的霸道行径。大学士徐桐曾住该巷路南,外国人屡欲购买其房产,皆被其严词拒绝,并写下“望洋兴叹,与鬼为邻”的对联贴在大门上,一时间传遍京城。1900年8月,八国联军在北京烧杀抢掠,东交民巷的户部银库被日本侵略军抢走白银三百万两。翰林院内的“永乐大典”和“四库全书”等珍品也被毁劫殆尽。1900年9月7日,腐败的清政府与11个帝国主义列强国家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辛丑条约》,允许把东交民巷划为使馆区,并允许各国可以在使馆区内驻兵。靠着船坚炮利的列强们独霸东交民巷,巷内的中国居民被全部迁出,清政府的衙署被烧拆一空。他们在巷内建造兵营,在使馆周围建起六米高的围墙,围墙上建有八座碉堡。墙外的房屋、寺庙被拆除,辟出百米开阔地作为他们的公共练兵场,并张贴布告:“往来居民,切勿过境,如有不遵,枪毙尔命。”除了使馆外,他们还建立了联合行政机构、联合警察机构和五花八门的金融机构,俨然成了“国中之国”,成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大本营。但是,正义终究要战胜邪恶。1949年2月1日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队伍全副武装地通过了东交民巷,彻底结束了中国人不准踏上中国领土的局面,东交民巷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。同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三个月后(1950年1月6日),北京军管会颁布公告,宣布将北京城内的帝国主义的占地一律收回,其建筑全部征用。60年代以后,外国领、使馆陆续从东交民巷迁出,搬到今天的使馆区。如今的东、西交民巷,绿树成阴,繁花似锦,整齐的街道,宁静的环境,给人们以美好的享受,成为北京历史故地的最长的胡同。
 
    北京最短的胡同——1尺大街。一尺大街实际有二十多米长在前门外大栅栏地区,有一条与琉璃厂东街相连的杨梅竹斜街,此街西段,旧称一尺大街。清末进士陈宗蕃1931年所著《燕都丛考》中写道:“自杨梅竹斜街而西曰一尺大街,又西曰琉璃厂。”可见一尺大街至少已有70余年的历史。一尺大街上原有6座店铺,路北3家都是刻字店,路南3家是酒馆、铁匠铺和理发店。一尺大街虽名为“大街”,实际仍是胡同,它虽是北京最短的胡同,却也并非真的只有一尺长,
  

原文链接:http://momgog.com/post/737.html

发表评论:

验证码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